噗哈哈黄七七

流放

林墨含:诗歌与失人:

赞美或者诋毁都无法改变我既已的决定

虽然我依旧迷恋南方的阴雨从不曾离去

我的心已流放远方

不是南方,也不是北方

远方远到没有方向

远到只剩一声叹息

放逐的云和流放的人

在远方相拥

惺惺相惜


©林墨含

2013-5-17 岳麓山下